为什么恶意主张总是盯着京东只有在警察审问之后他们才知道这是原因

为什么恶意主张总是盯着京东只有在警察审问之后他们才知道这是原因

今年9月,高和其他人在山东临沂因涉嫌敲诈被警方逮捕。据警方调查,上述人员在过去一年里以向监管部门举报诉讼为威胁,对电商进行了恶意投诉,涉案金额达数十万元。

根据犯罪嫌疑人的陈述,他是通过社交网络了解到“专业主张”知识的。通常,他会在电子商务平台上搜索一些著名的商标名和商标名。然后他通过价格比较、商店信息查询、售前咨询等方法搜索涉嫌侵权的商品。收到货物后,他以消费者权益受到侵犯为由,向工商注册管理机关投诉。然后,他向商家发送截图,并要求商家添加微信进行私人协商。嫌疑犯承认该命令不是为了个人使用,而是为了获利。

警方很难收集到这两人的犯罪证据,因为他们使用了13部手机和15个手机号码,其中只有3个是实名认证。根据警方从电子商务安全部门获得的交易数据和这两个人的供词,使用这么多手机和手机号码的原因是,很多手机号码因为经常投诉而被电子商务后台锁定,不得不下订单。必须更改手机号码才能注册新的电子商务帐户,接收地址也必须不断更改。

警方注意到这些注册的电子商务账户大多是京东商城的,他们通常投诉的大部分都是京东商城购买的。根据他们的陈述,这些专业索赔人通常通过微信群进行“商务沟通”。根据前人的经验,他们通常选择京东商城的商家。主要原因是京东商城的客户服务反馈效率相对较高。一旦收到投诉,他们会联系商家迅速解决,而其他电子商务平台的反馈效率相对较低,有的干脆不予理会。据报道,犯罪嫌疑人早期曾在其他电子商务平台上进行恶意索赔和投诉。此后,随着政策和平台规则的调整,盈利空间逐渐被压缩,逐渐转移到京东商城向第三方店铺勒索。

经过调查,警方发现两人在私下谈判中经常使用辱骂和威胁的字眼来威胁商家,并表示只要商家承诺进行赔偿,他们就会确保自己的店铺不会被他人认领。许多企业非常不安,最终只能花钱。

根据以前的媒体报道,目前国内专业索赔者利用非法利润向企业勒索钱财,显示出有组织、大规模和专业化的趋势。他们甚至开始了网上培训,以赢得大量年轻人的支持,并逐渐推广到高校学生中。

以前,执法部门在处理类似企业的报告时也面临尴尬的局面。基于之前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利保护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5990号意见的答复意见》中对消费者行为的识别,通常很难定义合法权利保护和敲诈之间的界限。只有有明确证据的专业索赔人的恶意投诉、索赔和诉讼不被支持,但对其扰乱市场和敲诈勒索的恶意行为没有相应的处罚条款。

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黑恶势力犯罪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进一步界定职业索赔中的恶意索赔。第《意见》号法令指出,”任何人利用信息网络威胁或胁迫他人获取数额较大的公共或私人财产,或多次实施上述行为,应根据《刑法》第274条的规定,以敲诈勒索罪定罪处罚”。

这两个部门的明确解释意味着执法部门在处理类似案件时将拥有更清晰的法律工具,恶意索赔将得到进一步遏制。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hk11live.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